忍者ブログ
女性向二次創作blog
[293] [512] [511] [510] [509] [508] [507] [506] [505
Posted by - 2017.04.27,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Posted by マリモ - 2013.02.14,Thu
部落閣太久沒動靜(艸
幾乎都只拿來貼同人販售情報了(被打


趕快來貼點東西(艸



戰前報告
 
此篇文的CP是月牙淚x神田京一……
不過與其說是淚x神田不如說是淚←神田的關係
大量捏造過去+設定,請斟酌考慮後再服用(?
私心捏造淚哥失去右眼是因為天宮伊織www(幹
本篇的神田跟衣川紫是大姊姊與小弟弟的關係喔揪咪~(被揍
 
Ok的話請往下↓

拍手[0回]








  在位於西劍流本部東方不遠處的密林裡,有一座外觀簡陋的小落院。那裡便是身為六部之一的神田京一的住所。
 
  神田向來就不是個喜好奢華的人,整座院子除了看起來有些簡陋的日式小屋;面積不大連池子都塞不下的小庭院,不過環境上倒是處理的乾淨又舒服。周圍的花草樹木修飾的整整齊齊;房子的周圍也圍上了籬笆在樹林跟屋子之間做出區隔,雖然看起來不是個特別漂亮的地方但簡樸之中又給人一點舒適典雅的感覺。神田就是個善於在簡單又樸實之中展現出他的生活品味的人。
 
  那天晚上他沐浴完之後便回到自己的臥房裡,任由平日紮的整齊的深灰色長髮隨意披散在他僅穿了一件純白睡袍的身上,原本就不注重打扮的他一到休息時間整個人更是隨性到某種境界,說實在的;要不是他的搭檔衣川紫看不下去硬送了他一條綁頭髮的髮帶給他,他可能連頭髮都懶得整理。
 
  『神田…你是個美男子,既然如此請你多少也注重一下你身為美男子該有的外表。』想到衣川紫氣急敗壞的替自己綁頭髮的模樣神田京一莫名的想笑,不過不討厭這樣的她就是了。
 
  將短暫的回憶暫時甩開,神田把思緒拉回原本思考的事務上。他一邊思索著來到中原後發生的種種事情,一邊將這些事紀錄在空白的書冊裡。
 
  自小時候跟隨宮本總司加入西劍流之後,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養成了把事情記錄下來的習慣。衣川還拿這件事情拿來調侃過他,說沒想到在他看似冷淡的外表下居然會藏著如此可愛的一面。
 
  可愛……?這女人的思考模式肯定哪裡有問題!他實在想不到紀錄生活點滴跟可愛哪一點扯的上關係,對神田來說自己只是把一天發生的事寫下來,僅此而已。
 
  在寫到一個段落的時候,神田停筆了。
  他感受到院子裡有人的氣息。
 
  「什麼人?」外頭的人似乎沒有殺氣,神田京一只有出聲詢問。但外頭的人卻是持續的保持沉默。
 
  見此狀況神田還是不由得警戒了起來,他抓起放在角落的佩刀小心翼翼的拉開紙門。他雖身為西劍流暗部的部長,但也因為他身為叛徒宮本總司之徒的身分;組織內部想殺他的人並不在少數。因此在確認對方的來意之前自己是一點大意都不行。
 
  而在神田拉開紙門之後,眼前出現的人卻讓他有些驚訝。
 
  「月牙大人…?」
 
  月牙淚不發一語站在庭院裡,隨身披著的黑色斗篷蓋住了他的臉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一見到是月牙大人,神田的警戒心完全放鬆下來。他放下佩刀走到了月牙淚的面前。
 
  「這麼晚了,月牙大人怎麼會來…」話還沒說完,月牙淚突然整個人往神田京一的身上倒,神田被月牙淚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反應不及,一個站不穩便被月牙淚壓倒兩人一起摔在泥土地上。
 
  (真重…!!)神田被壓倒之後的第一個想法,沒多久他驚覺這樣想很失禮。恢復鎮定之後試探性的詢問
 
  「月牙大人…您怎麼了?」他想扶月牙淚起身,但無奈月牙淚整個人像是蝸牛一般黏在神田京一的身上害他動彈不得。或許是因為動作拉扯到的關係,神田身上的睡袍從他的左肩大幅度的往下滑,看起來實在有些狼狽。正當他在內心乞求這時千萬不要有外人跑來的時候…就一定會有不會讀空氣的人跑過來。
 
  「神田~我有點事需要你的幫忙……啊咧?」他的好搭檔衣川紫望著眼前的景色一陣沉默…
 
  在這種大半夜的時間裡,兩個大男人在庭院中摟摟抱抱,其中一個還衣衫不整外加披頭散髮,這氣氛怎麼看怎麼可疑啊!
 
  衣川紫忍不住對倒在地上的神田京一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然後說道:「哎呀~真不好意思打擾啦。你們請繼續~」說完就作勢轉身要走。
 
  「等等!」神田馬上叫住衣川,雖然衣川的態度讓他感到有點不爽。這女人肯定搞錯了什麼!要不然怎麼會笑的這麼令人火大?不過比起那個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妳來的正好…過來幫忙把月牙大人扶起來。」神田京一不論遇到任何事都能冷靜應對,當然連這種場面也不例外。
 
 
++++++++++
 
  「放心吧。天王大人只是喝醉了而已,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
 
  兩人合力將月牙淚抬回神田的臥房裡,簡單的替月牙淚做了一些處裡之後便讓他躺在神田平時睡覺的床鋪上。
 
  「嗯…」聽完衣川的診斷,神田做出了簡略的回應,之後便不發一語獨自思考著什麼?
  「不過月牙大人是怎麼了?為什麼會一個人喝這麼多酒呢?」
  「一定是因為那件事吧…流主今天的舉動,想必已經傳遍整個西劍流了。」他知道衣川一定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月牙淚因為追殺宮本總司的任務失敗,流主用懲處祭司的方式來對整個西劍流示威,甚至逼迫月牙淚親手用戒靈鞭鞭打祭司。這對把祭司當成自己的長輩在看待的月牙淚來說,想必是最大也最難堪的處罰。
 
  「唉…總覺得流主復活以後,很多事情都變的不一樣了…」衣川紫不禁感嘆
 
  衣川紫並不喜歡炎魔幻十郎這位新來的西劍流之主,神田京一也不喜歡。正確來說西劍流上至軍師、四天王;下至八門或其他下忍,沒有半個人認同這位空降來的領導人!眾人只是因為看在祭司的面子上不得不服從。更不用說自炎魔復活以後他反覆無常的脾氣及火爆的個性更是讓組織裡許多人都吃盡了苦頭。
 
  「現在真不知道流主復活一事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原本是希望能藉著流主的復活而讓組織內部更加團結,但事情似乎跟想像中相去剩遠。
 
  「這不是我們應該去煩惱的…」原本沉默的神田開口「不論是好是壞,我們這些下屬能做的也就只有服從而已…悲哀!」口氣中除了不滿之外還多了點無奈。
  「哼…在我看來你是逆來順受過了頭!」衣川不置可否,但她心裡也不得不認同神田的話。
  「我這是看的開!」神田不以為意的回答
  「算了,既然你是這麼想的話我也不跟你爭了。原本有事想請你幫忙;下次再拜託你吧,都已經是這種時間我看也該回去了。」衣川拍了拍裙子準備回自己的住所。
  「等等!月牙大人該怎麼辦?」
  「月牙大人?當然是交給你照顧啦!」看神田一臉困惑,衣川又忍不住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說你啊~這種大好機會你該不會就這麼放著吧?你是個聰明人,相信應該聽的懂我在說什麼?」
  「我倒覺得妳想的太多…」聽到衣川這番話,神田的態度莫名的冷淡了起來
  「哈!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不過衣川並不在乎繼續說道:「神田~善於觀察旁人這種事,可不是只有你會而已喔。」
 
  她靠近神田的耳邊輕聲細語的說「你啊…就算瞞的了其他人,但你是瞞不過跟你相處了十幾年的我的。」這話讓神田忍不住皺起了眉頭,表情寫滿了不悅。
 
  衣川看到了他的反應反而笑的更開懷
  「總之啊~你就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吧!」輕輕拍了拍神田的肩膀,順便把一包藥塞到了神田手裡。
  「月牙大人或許會有宿醉的症狀,這個是有解酒功效的藥。如果他起來會頭痛的話就讓他服下吧。」說完衣川便離開了,臨走之前再度對神田露了個萬分刺眼的微笑。
 
  (真是夠了!!)對於衣川的態度神田感到滿肚子火。
 
  他自然不是氣衣川把月牙大人丟給自己,而是她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看好戲態度。這女人鐵定是故意的!!
 
  神田忍不住嘆了口氣,他收拾掉桌上的筆跟墨,今晚的騷動讓他沒心情再寫下去,將佩刀收回角落之後來到了月牙淚的身旁坐下。
  他伸手撥掉月牙淚臉上的髮絲,看著他熟睡的樣子心理各種五味雜陳的感覺不斷湧出。他很明白衣川所謂的幫忙並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為於情於理上自己跟月牙淚都不可能會有什麼發展。
 
 
+++++++++
 
 
  回想起第一次見到月牙大人是在自己還在當學徒的時候,當時的自己才十三歲吧?那時宮本總司偶而會帶著他工作上的朋友回來。赤羽信之介以及月牙淚。
 
  當時的神田京一對月牙淚的印象並不特別深刻,雖然明白月牙淚跟自己的師父是同修。但神田只覺得他是個有點冷漠又有些沉默寡言,看起來很難親近的一位長輩而已,除了他來到自己與師父的住所時會跟他打聲招呼;或是送上招待用的茶水跟糕餅的問候之外,神田跟月牙淚並沒有太多的互動。但即使如此神田仍然會在師父與他的好友們的談話之間,發現到這位沉默寡言的大人在和師父或是赤羽大人的閒談中會露出一點點溫和的微笑。
 
  有一次月牙淚似乎是有要事要找宮本總司,但總司剛好有任務出遠門。
 
  神田還記得那天他剛好做完總司交代自己做的家事和修行課程沒多久,月牙淚就出現在平時他跟師父泡茶的院子裡。
 
  「你的師父人呢…?」
  「師尊有任務出遠門了。」
  「可知他何時回來?」
  「師尊並未告知徒兒他要去哪裡,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何時會回來。」神田照實稟報。
  「………」
  「師尊在今天之內或許是不會回來的,月牙大人要不要改日再來訪呢?」
  「也好…」說完後月牙淚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這是神田第一次跟月牙淚有過比較長的交談。
 
  而在師父不在的這段期間裡,月牙淚幾乎每天都會來找宮本總司。神田和月牙淚的互動也漸漸的從只有見面的問候以外開始會跟月牙淚聊上幾句。實際相處過後,神田發現月牙大人並不如他想像中的寡言;也沒有想像中的難以親近。
 
  「月牙大人這幾天都往這裡跑,該不會其實月牙大人說要來找師尊只是藉口,實際上是來看我的吧?」
  在跟月牙淚混熟之後,神田對月牙淚說話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恭敬有禮轉變的有點欠扁。甚至會對著月牙淚耍嘴皮子,當然他敢說這些話是因為他了解月牙淚是絕對不會在意的。
  
  神田的沒大沒小其實是他跟這個人熟絡的証明。

  「哼…如果我說是呢?」對於神田的調侃月牙淚不怒反笑,他的回答反而讓神田感到有一點驚訝。
  「其實…是我那天回去之後接到你師傅傳來給我的信。」
  「信?」
「他拜託我照顧你一段時間。」說完他拿出了一封信遞給了神田
 
  信上大致上是寫說,這次的任務是總司跟赤羽一起去鎮壓西劍流領地內的反叛份子、會花比較長的時間,所以在他不在的期間將神田託給月牙淚關照的內容。看完信之後的神田收起了剛剛的笑容陷入了一陣沉默。
 
  「你擔心你的師傅嗎?」月牙淚問道
 
  神田搖了搖頭「不是,我相信師尊一定可以完成任務。」他用聽起來有點失落的口吻說道「只是不懂師尊為何什麼都不跟我說…」坦白說宮本總司隱瞞自己一事確實是讓神田有一點小沮喪。
 
  「總司是怕你擔心。」
  「這我當然明白…但是…就是覺得有那麼一點不甘心吧……」
 
  他的命是宮本總司救回來的,因此哪怕是只有一點點也好,他都希望能夠早點成為宮本總司以及西劍流的助力。只是這次的事讓神田體會到自己還沒有那種能力與擔當。
 
  「你不必感到沮喪。」月牙淚輕輕拍了一下神田的肩膀「事實上,總司對你抱有相當高的期望。你很聰明,應該也能體會到總司對你抱有的期許。不需要心急;你只要好好想想現在該做的是什麼就可以了。」
  「我明白,很抱歉讓月牙大人為我擔心了。不說這個了,月牙大人您說這麼多話會口渴嗎?讓我去幫您泡茶水吧。」神田已經沒有沮喪的情緒,恢復成原來的好心情。
  月牙淚感到有點小吃驚。雖然有聽總司提過神田對於負面情緒的處裡非常快速,但他沒想到會是這麼大的轉變。
  「看來你是已經沒事了。」
  「是!這都多虧月牙大人的提醒。」
  「你果然是個很有趣的孩子…」
 
  在這段兩人獨處的時間裡,神田和月牙淚聊了很多事,包含從日常生活上的閒聊到溘烏斯的修煉,神田雖然講話越來越沒大沒小但他打從心底尊敬著月牙淚這位長輩,而月牙淚也從來不去計較神田對自己的無禮,反而非常認真的聆聽他所說過的每一件事和對他做武術上的指導。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神田的心裡漸漸產生了他自己都難以察覺的微妙變化。
 
  一個月過後,月牙淚收到了宮本總司的來信。信上寫著叛亂已經順利鎮壓完畢,現在已經在回程的途中,應該再過兩三天就會回西劍流。神田從月牙淚那裡知道這個消息後不知為何他完全高興不起來。
 
  「怎麼了?你的師父要回來了,你不高興嗎?」眼見神田的反應有點反常,月牙淚不禁問道。
  「不是…」神田搖了搖頭「我當然覺得很高興…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一點失落…還有一點點寂寞…一向坦率的神田難得沒有把心裡的話說出口。
 
  宮本總司終於要回來神田當然不可能會不歡迎,但這也意味著他以後也很難有再和月牙淚有單獨相處的時間。他很尊敬月牙大人,也還有很多事情想請教他。某種層面上他甚至覺得月牙淚對自己的了解更勝過自己的師父,但想到以後可能沒機會再像這樣和月牙大人對談…他心裡陷入了某種莫名的矛盾。
 
  像是看穿了神田京一的心情,月牙淚輕輕摸了摸神田的頭,像是在安撫小動物一樣對他說道
  「我以後還是會來陪你的…」他彎下身來讓自己的視線跟神田處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如果你的修練有進步的話,我帶你喜歡的醃梅子來給你…」
  「………」
  月牙淚此時的聲音聽起來溫暖的像是能把人給融化一般,而神田沒有回話,只是莫名的覺得自己的臉燙的不得了。
 
 
+++++++++
 
 
  後來宮本大人回來之後,月牙淚卻有好久一段時間都沒有造訪宮本大人和自己的住所。神田雖然很想問師父關於月牙淚的事。但他還是強壓下自己的好奇心不去想這些事情。
  直到有一天神田外出劈柴跟採集藥草的時候,意外的撞見師父與月牙淚似乎在爭執什麼?令他驚訝的是月牙淚的臉上及頭部都包著繃帶,似乎是受了嚴重的傷。
  雖然知道自己不應該偷聽,但他還是忍不住上前找了一個能聽到他們兩人說話又不會被發現的位置躲著。
 
  他們爭執了很久,而神田雖然聽的不是很清楚,但還是偷聽到了一些比較算是重點的事情。
 
  爭執的內容不斷圍繞在一個叫做天宮伊織的女人身上…神田隱約聽到月牙大人為了她失去了一隻眼以及代表月牙一族的尖耳。對於天宮伊織,神田對她的認知僅知道她跟師父和月牙大人是同修,除此之外神田對她一無所知;也從未見過這位女性的真面目,然而,在他們兩人爭吵的過程中神田卻看到月牙淚因為這位女性首次表現出激動的情緒。
 
  那一瞬間,神田默默的明白了某些事…他離開師父與月牙淚爭執的地方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把劈好的柴和採回來的草藥整理完畢之後神田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臥房,整個人趴在自己平常睡覺的被褥上,把臉埋進枕頭裡。
 
  此時的他覺得心裡好像被挖了個大洞一樣…空洞又無力。
  
  他很清楚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喜歡上了師父的友人,而在剛剛發現自己對月牙淚懷抱的情感不單只有對長輩的憧憬的時候又馬上失戀…神田不想去搞清楚自己現在是否有流淚,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這樣真是愚蠢的無以復加!他現在只想把臉深埋進枕頭裡;然後藉由睡眠好好逃避自己現在的心情。
 
  經過一晚的睡眠雖然腦子裡依然混亂,但心情確實已經平復不少。神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看了下窗外;天色似乎才剛亮不久,略嫌寒涼的氣溫讓神田打了個冷顫。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鋪,一出房門就被宮本總司叫去談話,師父問了他昨天為何這麼早就寢?神田原本想找藉口混過去,後來還是坦承他偷聽到師父和月牙淚談話這件事。
  或許是查覺到自己徒弟的異樣,宮本總司開口問道
  「你對淚很好奇嗎?」面對宮本總司的提問,神田默默的點了點頭。短暫沉默了片刻之後,他還是忍不住開口「我想知道有關月牙大人的所有事…」
 
  就在那一天,師父把所有關於月牙淚的一切告訴了神田。從開始到結束神田只是默默的聆聽沒說任何一句話。他終於了解到了月牙淚身上背負了多麼沉重的東西,而那些東西完全不是他這個只跟月牙淚認識短短幾個月的陌生小鬼可以擔當的起的。他跟自己根本就是身處不同世界的人…
 
  在知道自己與月牙淚的距離到底有多遙遠之後,神田反而覺得心情輕鬆了不少。
 
  又過了幾個月,神田一如往常的在師父起床之前醒來,做好了簡單的早飯;兩人吃過早飯之後開始做例行修練。修練過後師父照慣例去了西劍流的本部自己則留在家打點一切雜事。就在自己準備出門採買的時候…
 
  「月牙大人…?」
 
  自從上次分別後就都沒來造訪的月牙淚再度出現在平時他們兩人一起喝茶聊天的小庭院裡,而這次他手上似乎還拎了一些包裹。
  
  「抱歉…沒通知一聲就跑來了。」受傷的傷口似乎還沒完全癒合。月牙淚臉上的繃帶依舊沒有拆下來。
神田呆望著月牙淚,他這才發現在這些沒見面的日子裡自己對他的思念卻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不過片刻後他立刻收拾好自己的情緒笑著說道
 
  「不會…反正師父不在的期間;月牙大人也一直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啊。」一如往常的欠揍口吻
 
  月牙淚輕笑了一聲,他走向神田;把手中的包裹塞進了他的懷裡。
 
  「聽總司說你修練進行的很順利,這是之前答應你的醃梅子。」
  「………」
 
  神田不發一語盯著手中接過來的包裹,沒想到月牙淚還記得這件事。
  「…謝謝。」神田笑著回答,他把得到的醃梅子放到庭院裡的小桌子上;轉頭對月牙淚說道
  「請月牙大人也一起吃吧,我馬上去泡茶。」
 
 
 
+++++++++++
 
 
 
  神田收起自己的回憶,靜靜望著月牙淚安穩的睡臉。多少年來,他一直都是像這樣在旁邊注視著他…
  自從他明白到自己與月牙淚到底有多遙遠的距離之後,他在心裡默默的下了決定。
 
  "即使自己對他而言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存在,但我還是想用自己的方式陪伴在他身邊…"
  秉持著這樣的想法,他努力增強自己的實力,主動積極參予各種暗殺及收集情報的任務。幾年過去了,他從一個普通的下忍漸漸往上爬成為了六部中暗殺部的領導人。
 
  這除了是要報答宮本總司跟西劍流的養育之恩以外,也是為了月牙淚。
  他想成為他的助力、依靠、也希望藉此能夠分擔到他身上一點點的痛苦…
 
  他當然不奢望自己有辦法擔的起月牙淚身上的沉重包袱,他也沒任何立場跟資格去做這件事!但即使如此神田還是想為他做點什麼…以下屬的身分陪在他身邊。維持著在他身邊三步的距離,不長不短,只希望在他脆弱的時候能想起在他的身旁還會有個神田京一會永遠和他站在同一陣線。
 
  「月牙大人…」神田挪動了下身子,讓自己稍微靠近月牙淚睡著的被褥。
  他以及為細小的聲音對著熟睡的月牙淚說道
 
  「利用我也無所謂…」
  「只要能讓我一直待在你的身邊的話……」
 
  這些話,只有在本人熟睡之時才有辦法說出口…
  也是神田不曾對其他人說出口的心情…
 
 
 
 
 
 
 
 
 
廢話時間
 
積欠已久的淚神文終於打完了…(望天
(尼馬單篇就突破6800這不是要我的命嗎?(艸)
是說淚神明明是我本命CP但產量卻貌似是最少的(艸(不論圖文
原本篇名叫做身旁三步的距離…不過後來感覺實在有點說不上來的奇怪…
再加上,天野月子的菩提樹實在太~~符合我心目中淚x神田的形象XDD
所以就把篇名給改了www(幹!
 
對我來說神田就是這樣的人吧?不論遇到何種挫折都不會崩潰,對於自己認定該做事也都不會有猶豫。就算是聽令行事也還是有自己的原則跟脾氣。各個方面都是個很有趣的角色
(雖然被我寫的好像小女人…(艸)(跪
然後我覺得淚哥跟神田某些部分也很相似,只是淚哥又比神田在穩重了一點www
 
以後看狀況在來生個淚哥視點(不知又要寫到民國幾年?(艸




私心捏造的正太神田www(去死



PR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ame :
Title :
E-mail :
URL :
Comments :
Pass :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掐~~理~~
プロフィール
HN:
マリモ
年齢:
30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86/10/26
Pixiv
同人情報相關/網站檢索
國旗
free counters
Plurk
微博
カウンター
カレンダー
03 2017/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女兒w

日常分部
女兒2號
留言板

ShoutMix chat widget
微博
マクパペット
農場
水滴


最新コメント
[02/27 NONAME]
[02/03 翡冷翠]
[01/21 暉]
[01/20 暉]
[11/07 腐]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P R
Template by mavericyard*
Powered by "Samurai Factory"
忍者ブログ [PR]